大文学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大文学 > 朝丹阙 > 第六章 合卺酒

第六章 合卺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她的思绪不觉间转回了十年前那个腥风血雨的雨夜,那日正好是七月七,不仅是乞巧节,同样也是她的八岁生辰,原本是欢愉喜庆的日子,却迎来一群手持利刃的黑衣人,不由分说,便将易府上下十数人口屠杀殆尽。
  至于她,是在混乱中被娘亲藏进了书房的暗室里,她透过暗室留下的那一方小洞,亲眼目睹娘亲与父亲惨死于剑下,他们仅一墙之隔,便是生死永隔。
  而那个杀害她父母双亲的人遮了面纱,看不清容颜,唯独那枚不慎从他怀中滑落坠地的玉佩,尽管很快就被那人拾起,但那枚玉佩与那柄沾染鲜血的剑的模样深深烙印在了她的脑海中,此生都挥之不去。
  易迟晚收回思绪,竟有了几分疲倦。
  易迟晚揉了揉额心,说道:“今日就到此吧,我有些乏了。”
  苏丞见易迟晚起身正往床榻上走去,急忙说道:“你要睡了?可是赵立飞说洞房得喝合卺酒,虽然我不知道合卺酒是什么,但赵立飞说喝了才能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易迟晚反问:“请问世子年方几何?”
  苏丞一本正经地回道:“十岁啊。”
  “十岁可不能喝酒,世子还是早些歇下。”易迟晚边说着,边除去头上沉重的凤冠发簪。
  苏丞将信将疑,眸子灵光一转,将满桌的糕点扔下,一步上前趴在易迟晚腿上,抬起头看向易迟晚,眨巴着那对星辰双眸,尽显天真烂漫。
  易迟晚一言不发地回看着苏丞,似乎在质问他作甚。
  苏丞满怀期待地问道:“我睡不惯地上,世子妃可不可以让我也上榻睡啊?”
  易迟晚回以一抹假笑:“不可以。”
  “不行也得行,这是本世子的卧房,本世子绝不可能睡地上。”苏丞又犯起了浑,立马一个鲤鱼打滚,越过易迟晚,倒在床榻上。
  只见他身子呈大字展开,霸占着整个软塌。
  易迟晚不与他多言,起身走向壁柜,翻箱倒柜须臾,抱出两床被褥与一只高枕,就着榻板前铺平一床被褥。
  随即脱下厚重的霞帔,将另一床被褥紧裹在身上,默默躺下。
  苏丞见易迟晚背对着他,至此再未理会过他,顿失了兴致,合衣入睡。
  而另一边,婚宴散场,苏秉然亲自迎送李长渊、李映浦与顾容越。
  苏秉然在府门前恭送三人:“太子,二皇子,顾太尉,夜已深,路上小心。”
  “卿王请回吧。”李映浦说罢,便神情冷漠地转身上了马车。
  “卿王告辞,西洲护送顾大人回府。”李长渊见李映浦的马车即将驶动,便匆匆向苏秉然等人辞别,转身趁着宋逐溪不注意间,蹿进了李映浦的马车里。
  宋逐溪立马驶停马车,掀开车帘,便看见脸色阴沉的李映浦盯着坐在身旁悠然自得摇扇的李长渊,他不由胆颤心惊,太子怒了。
  他欲要客气地请下李长渊:“二皇子,太子不喜与旁人同坐,还请出来。”
  李长渊毫不理会,对着李映浦笑道:“反正宫门已关,今夜皇兄只能在宫外借宿,长夜漫漫,皇兄难道就不想与臣弟聊聊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