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大文学 > 鬼谷神谋 > 第四百六十二章烈炎韬天

第四百六十二章烈炎韬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四百六十二章烈炎韬天
  
  青苹此时也有些着急,她平时看起来十分温顺,可真正的比试起来,却要比青裳固执得多了,不服输也不愿服输。
  
  相比青裳平时寸步不让,可真的在关键之时却懂得放下,懂得适可而止。
  
  此时青苹每次出剑,都被敖六化解得无形,不仅自己的剑气在敖六面前占不到半分便宜,反而有如石沉大海,这更是激起了她内心那一股不服输的气来。
  
  她运起烈炎大法,站在一株芦苇之上,单手撑天,掌心对着炎阳,而长剑一指,浑身顿时布着一团红光盈绕着,只那一刻,长剑直刺,人与剑合一,像一团火焰一样刺向敖六。
  
  剑气之中炽热无比,而且青苹掌中还带着另一股劲气,看似剑在前,而掌在后,可青苹并不习惯于施展烈炎大法以的时候持剑,反而习惯于用掌,所以此时掌劲先至,敖六也是一掌拍出,有如惊天骇浪一样,声势不凡,正是水与火的对阵。
  
  这一次青苹挟烈炎在法之威,还是突破了敖六层层防护,一剑刺破敖六的惊天骇浪,可这一直刺却因内力过猛而失了变化,敖六像刚才一样,只是长尺一挥,既化解了青苹的攻势,而且敖六身形一转,顺势飞过青苹,而他的这一招惊天骇浪却并没有结束,像海浪一样,冲上岸边之后,却还有一个回卷之势。
  
  青苹此时身在气劲的漩涡之中,身不由己的向前冲来,眼看就要冲出芦苇地,跌向大江之中。
  
  青苹脑中一阵羞愧,身在半空,在空中连踏三步,一个燕子抄水,人反向天空飞去,紧接着手中的长剑向敖六抛出,而人却借着此时炎阳之气,再次动起烈炎大法,整个人已如同一团火焰一样,对着敖六连拍数掌,掌气似乎带动着整个炎阳的至阳之气同时袭向敖六。
  
  “烈炎韬天,不好,青苹已失理智,借太阳之气,可太阳如此炽烈之气,她本承受不了。”
  
  王禅说着,一个飞跃,人已冲在敖六身前,看像是要为敖六接住青苹所施展的烈炎韬天,可实则是怕敖六反击青苹,那青苹就会受反震而无法抵御自身所借太阳之气而被焚烧成灰烬。
  
  王禅身形如同一道光一样,在那一刻人已接住青苹所抛出的邀阳剑,长剑反撩,却一脚踏向敖六。
  
  这一足之力带着十足的内力,敖六不得不全力一尺击中王禅的右脚,而王禅则借这一股大的反震之力,向着一身燃烧的青苹飞去。
  
  同时王禅右足与敖六长尺对接的那一间,王禅反向吸收了敖六大部分阴寒内力,再化在邀阳剑中,一剑刺出,一股劲气破解了青苹的烈炎韬天气场,直接注入青苹体内。
  
  青苹像是忽然之间,人已失去知觉,像一只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可王禅比她飞得更快一些,一把抱住青苹。
  
  此时敖六见王禅出手,心里也是有些喜悦与震惊,刚才受王禅一击,身形缓慢,可此时一尺追击而去,朝着王禅后背劈出。
  
  王禅似乎早有意料,虽然抱着青苹,可他的剑却并没有停滞,而是反身一剑,朝着迎来的敖六刺去。
  
  这一剑是王禅临时所想,却带着剑问苍穹之势,而且他这一剑挟刚才青苹所引炎阳之气,再加上自己深厚内力转换,已是一剑多变,像无数燃烧着的烈箭同时射向敖六。
  
  敖六也是一惊,他知道王禅的内力修为已达人之极限,与他并不相上下,也不敢大意,刚才一尺是攻,此时却只得收回长尺,再次回旋长尺,在面前画了一个气劲之圆,像一个水柱一样挡住了王禅的攻击,而王禅却也跃过了敖六,从他头顶飞跃而过。
  
  敖六再次攻击王禅,势要逼王禅使出天问九剑,而王禅也没有让他意外,在跃过其头顶之时,长剑下撩,一剑问天何有情,也就是天问九式的第一剑式,长剑不再只有炽热之气,而是无形无影,可却一剑十八种变化,同时击向敖六。
  
  敖六一看,眼花缭乱,每种剑势的变化都带着强烈的内吸之人,敖六长尺挥出,一尺在打其中一剑势之上,却有如带起了一个更大的漩涡,刚才的十八种变化,瞬间就变成二十七种变化。
  
  而王禅在那一瞬时已轻轻落在地上,可他的剑势却依然还缠住了敖六,当王禅收剑之后,那些变化才消失得无影无踪。
  
  再看那一片芦苇之地时,已被刚才青苹的烈炎滔天烧焦,此时再经受王禅霸道的剑气,整个芦苇地方圆百丈之内,已经全部倒在沼泽之中。
  
  此时敖六尚远在数十丈之外,他也只得落在沼泽之中,几个飞跃这才落在岸边。
  
  “青苹没事吧!”
  
  王禅一落地,青裳与叶女就围了过来,而子节虽然心里也担心青苹,可他看着青苹此时还在王禅怀抱之中,心里的妒意还是让他显得一副漠然的样子。
  
  “没事,她很快就会醒的,青裳公主,你来扶她坐下吧。”
  
  王禅把青苹递给青裳,在三个姑娘面前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青裳一接过青苹却感觉无比寒冷,并不像刚才在半空之中看到的一样,像是燃烧起来的一个人。
  
  “我借敖六先生的冰寒之气已化解了她体内的炽阳之气,你不必寒怕,很快她就会自行调节。”
  
  王禅说完,看了看敖六与子节。
  
  “实在有愧,青苹公主没事吧?”
  
  “你还说呢,你仗着自己内力深厚,竟然对苹妹如此不礼让,难道你自小就没有家教可言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