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大文学 > 大运通天 > 第四章 倒计时

第四章 倒计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临下班的时候周广生总算关上了电脑,张合欢看准时机走了过去,周广生道:“都下班了,你怎么还不走?”
  “周老师,有个事情我得跟您反映一下。”
  周广生拎起了自己的包:“什么事情这么急?明天不能说?”他还赶着回家给老婆做饭呢。
  张合欢跟着他一起往外面走:“周老师,关于富贵养猪场的事情。”
  周广生笑了起来:“年轻人还真是敬业,下班了咱们不聊工作。”
  “周老师,我今天去养猪场的时候,发现猪饲料里面含有莱克多巴胺。”
  “什么?莱什么?”
  张合欢低声道:“瘦肉精!”
  周广生道:“怎么了?”
  “我看新闻说,咱们国家相关部门很快就会大力整顿生猪养殖市场,尤其是关于瘦肉精的使用,听说会下达正式文件全面禁止。”
  周广生显然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那就等国家禁止再说。”
  “周老师,咱们要是宣传他利用莱克多巴胺饲养的猪肉,那不是跟国家政策唱反调?”
  周广生停下脚步,满脸不悦地望着张合欢:“你这个小同志,咱们做新闻的要以事实为根据,不可以听风就是雨,你那些不知从那里听来的小道消息,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如果刊登出去,肯定让人笑掉大牙,还有我们宣传养猪场也是在扶植农业建设嘛,这符合国家的相关方针政策。”
  张合欢心说你丫开口闭口就是相关政策,知不知道瘦肉精的危害?根本就是看上了张富贵赞助的两万块钱。
  “小张啊!怎么还没走?”
  徐长根陪着社里的总编杜长伦一起下楼,杜长伦五十四岁,头发花白,精神矍铄。
  张合欢赶紧过去打了声招呼,徐长根把张合欢介绍给了杜长伦。
  杜长伦为人非常和善,笑眯眯地望着张合欢:“年轻人好好努力,以后有的是前途。”
  徐长根招呼道:“小张,吃饭了没有啊?一起去吧。”
  张合欢没想到他居然邀请自己去吃饭,他看了看总编杜长伦,杜长伦点了点头:“一起去吧,都是自己人。”
  张合欢的手机响了一下,声誉值+100,这是因为名字被总编知道的缘故,看来一个总编抵得上一百个普通人,抵得上一千头猪,大概是因为总编名气大人脉广的原因。
  其实县报的总编算不上什么大干部,这也是杜长伦平易近人的原因,换成在鹏城,让报社的总编和一个见习记者坐在一起吃饭聊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晚上是私人局,徐长根请杜长伦吃饭,张合欢既然来了,请客的理所当然就变成了他,这次来汉县,老妈偷偷塞给他一千块钱,张合欢也没用,花钱方面他一直都是大手大脚,不过现在开始学会精打细算了,想要在报社迅速站住脚,以后请客吃饭处关系肯定少不了,和总编在一起吃饭的机会不多,必须要抓紧时间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杜长伦点了一份东坡肉,他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经验,喝酒之前先吃肥肉,可东坡肉上来感觉还是瘦肉居多,杜长伦忍不住抱怨歌风酒楼的东坡肉大不如前了。
  徐长根附和:“肯定厨子水平有问题,可能换人了。”
  张合欢趁机夹带私货:“也许不能全怪厨子,现在的猪肉品质和过去不一样,很多猪饲料里面都添加了莱克多巴胺。”
  两位前辈都望着张合欢,对莱克多巴胺这个词感到新奇和陌生,张合欢感觉自己越来越博学多才了,全靠这帮孤陋寡闻的同行帮衬。
  张合欢耐心科普了一下莱克多巴胺的中文名,又顺便科普了一下瘦肉精的危害,说得连素来无肉不欢的杜长伦都不想吃了,指着那坛东坡肉道:“我说这肉口感这么柴,原来里面有瘦肉精。”
  张合欢又把他听说国家要整治生猪市场的事情说了,杜长伦望着这个年轻人欣赏地点了点头,向徐长根道:“是颗好苗子,当记者的不但要有政治正确性还要有政治敏感性,小张啊,你可以搜集一下这方面的资料,把瘦肉精的危害写一写,写好之后直接送给我看。”
  张合欢请他们吃这顿饭的目的可不仅仅是加深印象,他要走捷径,尽快让自己的报道见报,汉县有七十多万人口,如果自己的名字能够通过歌风晨报传播出去,每天有七万人看报纸的话,自己的声誉值在理论上就能增加七万,一个月就是二百多万,两个月就能完成自己一年的目标,想想都开心。
  张合欢的出发点只是为了迅速增加自己的声誉值,并没有想到要去针对谁,但是为了迅速增加声誉值,他也不会顾忌别人的感受。
  周四的编前会上就引发了一场争论,起因就是张富贵的那篇专访,本来关于养猪场的专访应该属于新闻部,但是因为张国富是花钱上报,所以就归在了广告部。
  张合欢拍得照片很漂亮,采访也很全面,周广生将整理出来的图文报告在编前会上提交,当然没有写张合欢的名字。
  因为昨晚的那口红烧肉,对瘦肉精一事念念不忘的杜长伦提出了一连串尖锐且不失专业的问题,养猪场有没有违规行为?是不是在饲料内添加了莱克多巴胺?如果有违规行为,谁会为这篇专访负责?
  几个问题一出,搞得周广生无言以对,其他编辑也纷纷表示要慎重对待这篇报道,不能因为那点广告费就牺牲了政治正确性。
  周广生的这片专访自然就被压了下来,总编给出的建议是让他继续采访,落实几个问题,必须确保养猪场没有潜在的风险才能将宣传见报,虽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张合欢的名字,可周广生认为这件事一定和张合欢有关,反正那个莱克多巴胺的词汇他也是昨天才听到。
  比起周广生的受挫,文化部韩露云那边就顺利得多,关于关爱留守儿童的那篇稿件获得了一致赞誉,尤其是张合欢拍摄的那张大眼睛女孩的照片,更是获得了包括图片、美术编辑的一致赞许,而且他们还建议将这篇报道放在助学日那天头版头条,重点突出这张照片。
  韩露云同样从头到尾没有提起照片的拍摄者是谁,作为资深新闻工作者,她做出预判,这张照片才是报道的点睛之笔,决定有意无意地将拍摄者给疏忽掉。
  编前会之后,周广生犹如一头愤怒的狮子一样冲向了办公室,张合欢正在电脑前敲打关于生猪养殖市场的深度报道,周广生很不客气地指着张合欢的鼻子:“小张,我还真没看出来啊,你才来几天啊,居然学会给领导打小报告了。”
  张合欢揣着明白装糊涂:“周老师,您什么意思啊,我认识的最大领导就是您了。”
  “少跟我装糊涂,养猪场的报道让你给搅黄了,今年广告部的任务完不成全都是因为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